老酒馆桦子背上的子弹哪来的?陈怀海如何报仇?

avatar 2020年1月31日00:08:46 评论

桦子和小棉袄终于出场,他们找到了陈怀海,陈怀海认出这就是自己丢失的儿女,但是小棉袄却只认自己的母亲,让陈怀海把她找回来,而桦子一直都是一句话都不说,非常奇怪,三爷帮忙治病的时候,发现桦子背上有一块疤痕,按下去桦子会疼,去找了西医之后从里面取出一颗子弹,这究竟是谁干的?陈怀海怎么去找仇人报仇?

老酒馆桦子背上的子弹哪来的?陈怀海如何报仇?

《老酒馆》昨晚更新的最新两集中,迎来了两位全新的人物——陈怀海失散多年的一对儿女小棉袄和桦子。能怼、能打、外表坚硬、内心善良,才现身两集,小棉袄的所有特质就被张可盈用诚意十足的表演诠释了出来。她被陈宝国称赞“丫头不是省油的灯”,也是导演刘江口中“上天给的小棉袄”。作为该剧主演阵容中最年轻的一位,张可盈的初亮相没有辜负观众20集的等待,“硬核少女”一上线,“活兽”的好戏就此开场了。

昨晚的剧情中,小棉袄一出场就带着巨大的“响声”踢馆上线,砸窗户、上刀子,果然“硬核少女”。

老酒馆的一众人正在吃晚饭,只听外面几声巨响,几个伙计放下筷子就出去查看情况,发现竟是两个毛头小孩。当被几个大老爷们问责时,小棉袄面不改色直奔主题,“我就问这是不是陈怀海的馆子”,当被吓唬要把她剁了时,她也毫不畏惧,直接怼回去:“问你呢陈怀海死了没有”。终于等到亲爹出现并两眼含泪的说快想死她姐弟俩时,她又冷血般丢出一句“快把那两泡尿憋回去”。一来一去,多个回合的较量,陈怀海的克星就是他的前世小情人无疑了。

走散多年又重新回到父亲身边的小棉袄戴着一股野性就这样出现在了观众面前,看到小棉袄这特别的出场方式,很多观众不禁感叹:“终于明白为什么形容她‘浑身都是响’了!”

老酒馆桦子背上的子弹哪来的?陈怀海如何报仇?

虽然在20集才出场,但小棉袄的戏份一点也不弱,而且带领着剧情迅速进入了新高潮。刚上完大二的张可盈,不仅在短短两集中就把小棉袄又犟又暖的性格特点立住,更难得的是,与陈宝国、刘桦、秦海璐等实力派对戏也丝毫没有违和感,展现出扎实的表演功底。

吃饭的那场戏,她轻描淡写的以一句“还能上哪,地上溜达呗”回答了父亲的提问,然后用低头大口吃饭来掩饰内心汹涌的情感。短短几分钟的戏里,张可盈用低头、被噎住、皱眉、使劲扒拉饭、逃避眼神等设计,塑造了时隔多年重回父亲身边后,对一切充满未知的小棉袄,演活了想探明父亲真心、了解母亲下落、追寻谷三妹身份,却不知如何开口的纠结心情。而在送别陈怀海去关东山的那一幕,聪慧的小棉袄秒懂父亲要去报仇,嘴上虽然还是不叫他爹,脸上却全是对他的担忧,犟着嘴说出的那句“道上小心”终于暴露了她内心“暖”的本质,嘴硬心软的性格特征经过前后的反差自然流露。

作为剧中主要演员中年龄最小的一位,95后的张可盈在表演中丝毫不露怯,与老戏骨“硬碰硬”的对手戏,让观众直呼过瘾,“都是老戏骨,可可表现很不错,只希望后面慢点开虐啊!”

小棉袄果然不负“活兽”的外号,而张可盈的表现也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灰头土脸、能怼能打、内心温暖的小棉袄留让观众深切感受到了张可盈对表演的热爱,用满满的诚意打动了观众。

老酒馆桦子背上的子弹哪来的?陈怀海如何报仇?

回顾张可盈近年的作品,《一场遇见爱情的旅行》中的叛逆的海归少女、《天衣无缝》中的民国歌星茜茜、《我只喜欢你》中的傲娇单纯的高中校花,还有前段时间话剧《万白》中代表黑暗中一抹微光的少女莫染,不断挑战自己的张可盈,又一次带来了颠覆以往所有角色的小棉袄。

为了这个角色,张可盈首次穿上“乞丐装”,说起话来一口东北碴子味儿,动不动就打“嘴炮”,一言不合就耍刀子。而且,这个角色内心戏也非常丰富,走散的那些年,不但要保护自己还要护弟弟周全,吃了多少苦只有她自己知道。《天衣无缝》后再次出演年代剧,而且是完全不同的角色类型,张可盈的初次亮相已经让人眼前一亮,相信随着后面剧情的不断深入,“镇馆活兽”的好戏这才刚开场。

三爷一口气喝下二斤烧刀子,如法炮制给桦子拍背治病,突然看到桦子后背有一个很深的疤,陈怀海赶忙把吕大夫找来,吕大夫用手按了一下那块疤,桦子疼地大叫一声昏死过去,吕大夫肉眼看不出里面有什么东西,陈怀海只好带着桦子去找西医做手术,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医生从里面取出一粒子弹,陈怀海把桦子背回家静养。

老酒馆桦子背上的子弹哪来的?陈怀海如何报仇?

陈怀海一回家就让三爷把小棉袄叫来,了解到打伤桦子的事关东山的由麻子,陈怀海连夜把兄弟们叫来,他想只身回去找由麻子报仇雪恨,三爷深知由麻子心狠手辣,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江湖中传言由麻子曾经用锯锯死过熊瞎子,兄弟们都想跟陈怀海一起去报仇,可他不想被由麻子笑话,更不想在关东山丢脸,陈怀海把兄弟们都打发回去睡觉,让三爷帮忙照看老酒馆和两个孩子,如果他不能活着回来,让三爷自己看着处理老酒馆。

小棉袄站在门外听到陈怀海的一席话,她心里五味杂陈,默默回屋睡觉了。陈怀海让三爷把当年淘来的沙金给兄弟们分了,他的那一份留给小棉袄和桦子,让三爷帮忙拿着。陈怀海来到小棉袄和桦子的房间,迷迷糊糊坐了一夜。桦子一早醒来,觉得后背很疼,陈怀海对他嘘寒问暖,小棉袄劝陈怀海回屋睡觉,陈怀海把她单独叫到外面,谎称去关东山做买卖,小棉袄知道他是为桦子报仇,想和他一起去,陈怀海让小棉袄留下来照顾桦子,还把丑话说在前面,一旦他发生意外,让三爷帮忙个照顾他们,小棉袄的心里很难受,叮嘱他路上一定小心,陈怀海心里热乎乎的。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